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江西 > 百姓生活 > 正文

北京、江西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建设调查

发布日期:2016/3/20 23:26:24 浏览:

    我国自2015年开始建设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也就是俗称的“全国一张网”,北京、上海、天津、重庆、江西、福建和贵州等7个省市已全面展开“一张网”建设试点。去年11月,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先照后证”改革后加强事中事后监管的意见》提出大力建设企业信用信息公示“全国一张网”,2016年底前,初步实现工商部门、审批部门、行业主管部门及其他部门之间的信息实时传递和无障碍交换。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要推进综合行政执法改革,实施企业信用信息统一归集、依法公示、联合惩戒、社会监督。那么,这张网现在建设进度如何?究竟怎么用?

    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跟随国家工商总局赴北京、江西两地调研。

    让企业又爱又恨的信用完整画像:除企业登记、经营状况,还汇集数十个政府部门对企业的奖惩信息

    这张看不见摸不着的网,对普通人有什么用呢?刚下飞机,走进一家“罗胖粉店”,我们就知道了。

    一坐下,国家工商总局企业监管局副局长徐晓华就掏出手机,打开“企业信用信息公示”app,输入米粉店的名字查询小店信息。

    “2014年7月1日注册的,老板叫李娟,餐饮服务许可证2017年7月才到期,也没有行政处罚和经营异常信息。”徐晓华向大家通报了查询到的信息,“没问题,放心吃吧。”别说,知道了小店的这些信息,米粉吃起来似乎更香了。

    查询企业信用信息是这张网最基本的功能,只要登录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网站或者客户端,按照企业所在辖区选择省份,就能看到企业的各种信息,例如股东是谁、有没有获得相关行政审批,是否具有经营资质等。

    “全国一张网”只查个米粉店显然大材小用。2015年8月12日天津瑞海国际爆炸案发生后,媒体就是通过天津市的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到该企业仅能“在港区内从事仓储业务经营(危化品除外)”,且许可证已在案发前过期。而根据系统显示,早在2015年7月9日,瑞海就因为没有按时年报被列入了企业经营异常名录。如果相关部门能够在瑞海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之后及时上门整改,也许悲剧就不会发生。

    对于这张网来说,归集的信息越多、越齐全、越及时,其价值就越大。据北京市工商局局长陈永介绍,北京的“一张网”目前已实现55个政府部门和24家行业协会的信息整合,重点归集了全市41家执法单位的近170万条行政处罚信息和市高级人民法院的近400万条司法信息,全市180余万市场主体业已经开始向网站提供信息。

    江西省的“一张网”也归集了该省37个省直单位和11个设区市、6个省管县(市)相关单位提供的行政审批、行政处罚、荣誉信息等20类数据426万余条。按照《江西省企业信用监管警示系统数据管理和运行试行办法》的要求,在数据形成之日7个工作日内,各部门要及时将市场主体行政审批即将失效的数据、不缴或欠缴社保金的数据、被行政处罚的数据,企业的抵押信息、享受扶持政策的信息、获奖信息、法院生效判决文书信息、欠贷、欠税、拖欠水、电、气、通讯等公用事业费的数据,甚至不按比例安排残疾人就业等数据归集至一张网。

    这些信息过去零散地分散在各个部门,普通人很难全面掌握,就像只能看到一个人的局部照片,无法形成完整印象。现在,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将信息全部归集到该企业名下,形成了360°的全身像。因此,徐晓华将“全国一张网”形容为“企业信用信息的完整画像”,有助于全方位了解企业。

    据江西省工商局副局长沈庆中透露,江西“一张网”正式上线后,工作人员从后台访问ip发现全国各地都有人查询江西企业的信用情况,甚至还有国外的ip访问,“很可能是企业的境外合作伙伴在查询。”

    有了这张画像,江西银行合规部工作人员肖列的工作量少了不少。“为了甄别优质客户,银行发放贷款前都希望尽可能多了解信息。”肖列说,“以前要去土地、房管、车管等多个部门核实,现在网上就可以查询,省时省力,信息还更全面。”今年1月,他通过南昌一张网查询到一家企业客户的房产、汽车都有诉讼情况,立刻建议银行暂停了该企业的授信业务,为银行堵住了可能的损失。

    江西光大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总经理吴燕红用“又爱又恨”来形容自己对一张网的感觉。“本质上,企业想保密自己的信息,但是想到可以查竞争对手、合作伙伴的信息,又觉得挺好。”她刚刚发送了一个400多人的大旅游团去贵阳。那是一家水泥企业对经销商的旅游奖励。确定合同当天,吴燕红才得知,当初这家企业就是在“一张网”上查过光大旅游,认可了光大的资质和带团水平,才促成了这笔生意。

    使用几个月后,吴燕红认为越早公开信息越有优势,“你想啊,隔壁的公司信息空缺,而我的企业信息能够被检索到,客户肯定会多一些信任。”

    联动监管效果初步显现:企业宁肯被重罚,也不愿被记一笔

    信息归集公示、共享共用只是搭建“全国一张网”的第一步,将公示的信息推送到相关部门,实现社会监督、联合惩戒,才是这张网最大的威慑力。

    对此,江西联大科技有限公司体会得相当深刻。因为“一张网”上的一项处罚记录,公司与10万元奖励失之交臂。“12年前的一个失误,现在竟然还能查得到。”提起这件事,公司行政负责人刘琼连连咋舌。

    2004年,公司一名特种设备作业人员上岗证到期了,没有及时年检,被南昌市质监局开了罚单,之后已经补上。刘琼原以为事情就算过去了,没想到2014年,联大科技获得了省著名商标,按江西的规定,可以获得10万元奖励。在审查申报材料时,商标局通过“一张网”查到了当初的处罚记录,联大科技因此失去了奖励资格。

    “这提醒我们要做好内部管理,诚信经营,千万不要存在侥幸心理”。虽然错失10万元奖励,刘琼对江西一张网并无怨言,“我们已经完成了2015年年报工作,希望以后再也没有新的处罚信息了。”

    江西同力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也被“一张网”敲打过。2015年底,公司负责人陈俊材发现有笔贷款怎么也办不下来。去银行询问后才知道公司因为没有年报,被列入了企业经营异常目录。他赶紧安排补报,申请移出黑名单,2、3天之后,贷款就批下来了。

    “早知道我就早报了。”陈俊材很受触动。他表示,今后要认真对待企业年报工作,“我已经在准备今年的年报了。”

    为了提高监管效率,提升警示效果,江西独创了颜色预警、分类标记。即系统根据企业有无违法记录情况、违法行为的社会危害程度、违法次数的多少,把企业分成四种监管类别,采用国际上通行的用颜色来区分,正常企业标记为绿色,警示企业视违法失信程度由轻到重,分别标记为黄色、橙色和红色。

    据沈庆中介绍,市场监管部门将以往的市场巡查改为对企业进行随机抽查和精准定向检查,解决了企业反映较大的多头执法和重复执法问题。比如,对黄色警示类、橙色警示类企业,分别按不少于5和20的比例抽查,红色警示类企业全部予以抽查;对重点领域、重点行业、高危行业等领域进行重点检查,增强了企业监管的靶向性。

    但是关于这个颜色分类也是有争议的。“比如,有专家提出,因为没有全国统一的分类标准,同样的问题在江西被红色警示,在其他地方可能就只是橙色标记,或者根本没有显著标记,江西企业会不会吃亏?”沈庆中理解对于公平性的担心。

    为解除顾虑,江西工商测算过,进入平台的企业,按的红橙黄绿四色分类法,列入黄色警示的不足4,红色警示的只有0.03。被警示的企业数量少,不影响大局,但却避免了违法企业继续逍遥,劣币驱逐良币。“通过警示,让违法经营企业得不到要素资源,好企业得到保护,所以我们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沈庆中说。

    通过“一张网”实现联动监管,让企业对生产经营、信用建设满怀敬畏之心,这一目的已初步实现。目前,北京、江西等地的“一张网”均联通了数十个部门,一旦企业出现违法经营或者被行政处罚,公示系统上的该企业名下就会出现相关信息,在经营、投融资、取得政府供应土地、进出口、出入境、注册新公司、招投标、政府采购、获得荣誉、安全许可、生产经营许可、从业任职资格、资质审核等工作中,一处违法,处处受限。

    据北京市工商局副局长李异介绍,根据总局提供的黑牌企业库信息,北京局已锁定被吊销企业的法定代表人25万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提供的失信被执行人信息,限制全国130余万“老赖”在企业任职,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供的犯罪人员任职限制数据,锁定犯罪记录人员超过6万人,有效遏制了失信主体参与市场经营活动。

    在江西,“一张网”也发挥了协调监管、联合惩戒的效应。以江西南昌为例。2015年5月1日,南昌市企业监管警示系统正式上线,7月就有两家企业因存在违法记录被取消新三板上市资格;8月又有6家企业因有违法记录,被取消奖励;截至今年2月,南昌市已有20余家企业因违法失信被取消投标资格。据记者了解,甚至还有人通过一张网查询到某酒店曾经销售假酒,举报后,该酒店老总的全国劳模也泡汤了。

    “已经有受到处罚的企业表示,宁愿接受比以前更重的经济处罚,也不愿被记一笔。”南昌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局长徐云辉认为,这充分说明以“一张网”为载体的事中事后监管新机制,比以前以审批和处罚为主的传统监管方式更能有效遏制企业违法失信行为。

    最难的是信息归集:部门利益、地方保护、信息化基础、技术障碍,困难重重

    按照国务院的要求,目前“全国一张网”由工商系统主导建立。因为与企业相关的信息,从登记注册到企业注销,60都在工商部门。但是,毕竟还有40分散在各个部门。而如何把这些信息归集到一起,正是建设“全国一张网”最大的难点。

    “有些部门最初是有些怀疑观望的。”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下,北京市工商局相关负责人坦言,“一张网”是将企业登记注册之后的所有信息收集整理在一起,时间跨度长、数量多,工作量极大,很多部门并不愿意自找麻烦。这其中又涉及到部门利益,“比如,以前查询土地抵押信息是要收费的,现在免费对社会公开了,这笔收入就没有了。”还有的地方担心自己的企业公示了,其他地区的企业不公示,会造成不利影响

[1] [2] 下一页

最新百姓生活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